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白干一年还倒贴一辆三轮车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2:08: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红盛高中毕业后,因家里贫困,就没有打算再进入高等学府深造。只好求亲戚、借朋友等储资三千多元买了三轮摩托车跑出租养家糊口。  如今无业人员太多了,像红盛这样开三轮出租车谋生的人大街上真是多如牛毛。人家有钱买证照手续合法,而红盛把车买到手已是山穷水尽。因此,别人可以在临时停车场放心大胆地等雇主揽生意,红盛却不能。他没有停车费,只好在小街小巷厚着脸皮向人讨生意,结果得到的不是白眼珠子黑面孔,便是一顿莫名其妙、不干不净的臭骂。无人的时候,红盛真想放声大哭一场,来释放压抑在心头多日的苦闷,然而他不敢,他怕人看见,他怕以后做人难,找对象难,更害怕熟人看见,说给他的父母,让老人跟着受难过。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以人的意愿而发生改变,倒霉事有时在意料外也会发生。春日的一天下午红盛庆把车停在菜场的角落,到小摊上买了一斤韭菜,返回时却不见车的踪影。他急得大汗淋漓,问附近摆摊的菜农,人家告诉他刚才有几个穿黄制服的人把车推走了,红盛一想,坏事了,这几个人不是城管局收管理费的,就是客运督察要营运费的。  红盛来到M县几个停车场挨个寻找,果然发现自己的出租三轮车在停车场。红盛问看门的是什么人推进来的,老头告诉他是客运稽查队弄进来的。  红盛来到县客运稽查队,负责处理此事的人对他说,无证营运,乱停乱放,罚款二百元。红盛翻边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添在一起,也只有那么一百五十元,就着还是红庆不舍得吃,舍不得喝,从嘴里节省下来的血汗钱,开了五张面额30元的罚款单和一张取车票。  车子赎出来后,红盛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只好向认识的一个同行借了二十元,才把车开回家中。  第二天,红盛开车出租时,发现车链盘有点毛病,心想还是想办法赶紧找人修理一下。于是他只好下车推着走,谁知走没多远,“咯吱”一声链条断了。红盛暗暗焦急,倒霉事怎么全让他一个人撞上了,在摩托车修理部,店老板告诉他链条磨损严重得换,链盘齿轮断齿得换,曲轴响声异常得换。  红盛手里没钱害怕换不起,店老板耐心地解释说配件若不再换,到时发生意外,车就有报废的可能。红盛掂量再三,觉的还是换了保险,于是他便开始满街找人去借钱。他认识的几个穷朋友,都是在一块跑出租车,每个人身上只有那么二、三十元钱,张三十五元,李四十元,整整借了十几个朋友,才添够了二百四十元。  跑出租三轮车本身利润就很薄,再加上配件磨损严重,加汽油添机油,这费那税,一个月下来,净赚二百元,你才是赢家。  红盛没有钱买费,所以这二百四十元他整整干三个月才还清人家。  这一天是秋分。  红盛等了一上午才盼来个扉主,人家出的价格非常低,红盛不想干,但又没生意,只好咬牙忍痛跑一趟。谁知车跑开后刚走几米,前面停下来一辆面包车挡住去路。红盛刚想问个明白,忽然两边的车门“刷刷”全部打开,从车上跳下来四个穿制服、头戴白色钢盔的人员,问红盛买养路费没有。红盛大眼瞪小眼回答不上来,结果人家留给他一张暂扣证,把车弄走了。  这一次,红盛没有上次那么顺,270元的养路费、停车费让他整整借了一个礼拜才算把车赎出来。回到家中,父母劝他别再干了,红盛抹着眼泪,伤心地说:“不干也得干,借人家的钱总得还吧!”父亲叹了一声长气,便不再说什么了。  冬日里寒风刺骨,雪花飘飘。  红盛穿着单薄的衣衫在寒冷的季节里,驾车揽生意。走着走着,前面是个十字路口,路口也站着两个神气的交警,红盛加大油门想冲过去,不料眼尖的交警识破了红盛的雕虫小技,手指一点,厉声喝道:“站住,哪里跑。”  红盛一哆嗦,三轮车停了下来,交警上前给红盛敬了个礼,红盛语无伦次地说:“不敢当,不敢当,我什么证也没有。”  交警说:“什么证也没有,还不快下来。”红盛和交警交换了一下位置,车被暂扣进了停车场。正月里喜气洋洋,熟人相见免不了祝福一番。有个同行朋友问红盛去年赚了多少钱,红盛哭丧着脸,底气不足地说:“白干一年,现在出租三轮车还在停车场躺着呢。” 共 15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急性附睾炎产生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观点 微店上货助手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