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竹韵舞姬妖娆一世只为君王征文034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19:59: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初遇时,在一个盛夏,一个狂风暴雨的天气,无烟陪同心暖凉在湖畔凉亭欣赏着在雨中盛开的荷花,看着雨在湖面上荡开一个又一个涟漪,一个人,突然就闯进了亭子。暖凉不悦的皱起眉头,回头,打量着来人,白色的袍子溅上了污泥,头发因为雨水的缘故。有些凌乱,一张脸,棱角分明,俊逸飞扬。   “你是谁?”无烟警惕的问着。   “烟儿,不得无礼。想必公子是来此处避雨的吧!”   “在下俊逸之,不知小姐······“   “小女子姓心,名唤暖凉。”心暖凉暗自思量,姓俊氏,只怕是皇室中人。   “哦?原来是丞相之女,失敬。“   那一年,心暖凉十五,俊逸之十七。那一年心暖凉为大家闺秀,丞相之女。俊逸之为当朝五皇子。那一年的相遇,注定了两人一世的纠缠,爱与恨,念与怨。   再次相见,是在两年后,心暖凉沦为城中‘烟雨楼’的头牌姑娘,名唤舞姬。俊逸之被封为俊襄王,战功赫赫。两年,物是人非,心府被抄,心暖凉与无烟死里逃生。无奈之下入青楼,凭着自己的身段,容貌,歌喉,舞姿,还有弹得的一手好琴,两年内,世人皆知‘烟雨楼’的舞姬,为一睹芳容,不惜牺牲一切。   舞姬入青楼,不过是希望多结交达官贵人,为心府翻案,只因这一切全是诬陷,所以,如果有谁可以不顾一切的帮助心府,那么舞姬愿意付出所有,可是两年了,没遇到一位这样的人,舞姬凄凉,这样笑脸相迎的日子她早就过够了,可是现在的结果却由不得她自己来决定了。   七夕      ‘烟雨楼’人声沸腾,无烟帮舞姬细细上妆,再过一刻,舞姬就要上场表演,跳一支舞,舞名为‘灵之魂’,此舞只有真正的舞动着自己的灵魂才能让人痴迷。而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只有舞姬才可以,得知舞姬今天的表演,各路人士踏足‘烟雨楼’,只为了舞姬的一支舞。舞姬起身,无烟帮舞姬整理衣衫,头发,带上准备已久的面纱。   “烟儿,可有打听到?”出门前,舞姬询问。   “小姐,俊襄王早已到场,小姐放心便是。”无烟如实回答“只是,小姐,有必要这么做吗?”   “有,只有接近俊襄王,赢得他的心,心府的案子才会重见天日,心府的冤屈才会洗清。”舞姬无奈的笑,心中的苦涩蔓延开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舞姬调整好,换上了早就熟练的微笑,迈步走了出去。无烟跟在身后不再言语。   原本喧闹的大厅,因为舞姬的出现而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舞身上停留,目光中是赤裸裸的欲望。舞姬淡然,两年了,对于这样的目光从曾经的恶心、厌恶到现在的接受、释然。舞姬站在舞台中间,琴声响起,舞姬开始了自己的舞蹈,舞动着自己的灵魂,释放着自己的灵魂。舞必,舞姬已经大汗淋漓,朝众人微微欠身,离去。   房间内,舞姬全身泡在浴桶里,无烟在一旁服侍着。每次表演‘灵之魂’,都会全身虚脱,而且是汗津津的,所以每次,舞姬都会在表演后沐浴,洗去一身的汗水,舒舒服股的泡个澡。舞姬闭目养神间,敲门声响起。   “舞姬小姐,妈妈让我来通知你,俊襄王已在二楼雅间等着你了,让你小心侍奉着。”门外的说话声响起。   “我知道了。”舞姬心喜,看来这次是成功了,引起俊襄王的注意就是迈出成功的步。舞姬起身,水溅了一地,舞姬赤足而出,身上还沾着玫瑰花瓣:“烟儿,上淡妆。”   头发还是湿的,舞姬阻止的无烟挽髻的动作,只用一根白玉簪子,身着白衣,脸上施了一些胭脂水粉,素颜,与跳舞时的妆容有着反差。跳舞时的她是妖娆多姿的,此时的她是清丽脱俗的。   来到雅间,舞姬抬手轻声叩门,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进来”舞姬推门而入,站在门边,只一眼,舞姬便认出来,此人是俊逸之,与两年前相比,干练稳重了许多。可是,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自己?舞姬收收心神,开口“王爷”   “你是?”俊逸之皱眉。   “王爷,刚刚还在看表演,叫我过来,怎么此时我站在你面前,却不记得了?”舞姬媚笑。   “舞姬?”俊逸之不可置信的摇摇头,怎么也不能把站在面前的女子和刚刚那个妖艳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此女子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那种气质是伪装不出来的,可是如若不是,谁会轻易承认自己为青楼女子。“本王一时没认出来,还望舞姬小姐莫怪啊!”   “小姐一称,舞姬怎么担当的起,王爷唤我舞姬即可。”舞姬心中杂味十足,他是不是忘记的两年前的那次相见,也是,他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怎么会记得?舞姬如是的想着,可是,为什么只要一眼自己便认出来了?为什么?舞姬摇摇头,否定着心中的想法,笑自己太傻。   “舞姬?”   “啊?王爷?”舞姬从自己的世界出来,茫然的看着俊逸之。   “你怎么了?一会苦笑,一会摇头?”   “没…没事。“舞姬懊恼,自己怎么可以再他面前失态。舞姬笑着。有些尴尬。   “站着干什么,过来坐。”舞姬坐在俊逸之身边,微笑的为他斟酒,“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舞姬不懂王爷的话。”舞姬天真的看着俊逸之,打着马虎眼。   “妖娆?清丽?会不会下次见面,又是另一个样子?”俊逸之拿起舞姬胸前的头发,放在鼻间嗅了嗅。   “王爷,此举轻浮了吧?”舞姬扯回自己的发,他的靠近会让她紧张,心跳会加速,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轻浮?此话从一个青楼女子的口出说出,还是有另一番滋味的。”俊逸之将面前的酒喝掉,心中有一道影子与眼前的人重合,俊逸之盯着舞姬,越看越像,不禁笑自己太傻,她···早在两年前就死了,心府早在两年前就被抄了。   “王爷,青楼女子也是有自尊的。”舞姬不明俊逸之心中所想,就像俊逸之不懂舞姬心中所想。舞姬轻微的叹气,没有逃过俊逸之的耳朵,可是,那一脸的笑魇如花不是假的。   七夕那夜,舞姬和俊逸之在房中彻夜长谈,品酒赏月,吟诗作对,天亮,俊逸之起身告辞。临行前,认真的看了眼舞姬,而舞姬亦是含笑的回望着俊逸之,一夜而已,舞姬便放弃了利用俊逸之为心府翻案之事,只因为,这个男子,虽只有两面之缘,却早在两年前的次见面便住进了舞姬的心里。俊逸之头也不回的离开‘烟雨楼’,舞姬的泪瞬间决堤,此生,只怕是要擦肩而过了吧!   一连几日,俊逸之没有再来,舞姬叹气的时候多了,脸上的愁容多了。无烟多次询问,只是回应她的一直是舞姬的沉默。多次下来,无烟不问,心中也明了了几分。俊逸之再次光临‘烟雨楼’时,映入眼帘的便是舞姬那张迷惑众生的笑脸,与客人饮酒。看到此处,俊逸之心中怒火顿生。走到舞姬身边,将她手中的酒杯掷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安静了。要命的安静,可是这些,都被舞姬的笑声打破。   “王爷,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可别吓坏了我的客人。”   “客人?今天你的客人只有我。这些?够不够?”俊逸之掏出几张银票,甩在地上,拽着舞姬朝楼上走去。   雅间,俊逸之阴沉着脸,气自己的莽撞,可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为什么自从七夕一别,脑海中全是她的身影?自己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何时这样过?府中妻妾成群,却都比不过眼前的女子。自己为此迷茫多日,才明白,他想要把她占为己有,把她藏起来,让她的好,她的美只有可以自己欣赏,他想…于是他想明白了,便迫不及待的来到‘烟雨楼’,可是,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舞姬媚笑着与其他男人喝酒。俊逸之狠狠的望着舞姬,似要把她看穿一般,而舞姬虽不懂俊逸之为何发这么大的火,还是毫不畏惧的望着他。   “你这张脸,到底迷惑了多少男人的心?我没来的这几日,你···可有想我?”俊逸之痴痴的盯着舞姬,眼神温柔“我···可是每日都有想你。”   “王爷说笑了,我一个青楼女子,怎配的上王爷如此上心记挂呢!”舞姬随心惊,俊逸之这几句话的意思如此明显,如此露骨,如果舞姬还不明白,岂不是傻了?可是,如今的舞姬乃是青楼名妓,怎会配的上高高在上的俊逸之。   “是啊!你这是青楼女子,怎么会配得到我的心,可是,这颗心,现在装的满满的都是你。”   俊逸之鬼使神差的走到舞姬面前,轻摸着她的脸庞,拥她入怀,舞姬不动,任俊逸之抱着,原来,他是爱自己的。舞姬开心,可是,他爱的是舞姬吧!毕竟如今的舞姬有着吸引人的地方,而心暖凉,这个才女,随着心府被抄,早就被世人遗忘了吧!无论他爱的是哪个,都是自己啊!想到这里,舞姬开心的笑了。那夜,俊逸之拥着舞姬入眠,第二日,临走前,俊逸之对舞姬说:“晚上我会再来。”   舞姬在无烟的服侍下梳洗,对于俊逸之的话一笑而过,并不抱什么希望。脑中,全是俊逸之的身影,发怒的,失神的,认真的,开心的,挥之不去。可是,如今的自己这般难堪,身份的悬殊差距如此之大,真的应该让这份爱情继续下去吗?还是应该在没深深的陷进去之前就扼杀掉?而俊逸之,是否又真的可以不顾所有人的想法,目光,不顾一切的何自己在一起?舞姬摇摇头,不再多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份爱,来之不易,应当珍惜的。   晚上,俊逸之果真的来了,与舞姬在房中私语。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俊逸之都去‘烟雨楼’,在舞姬房中过夜。而舞姬也不再见其他客人,只因为她现在是俊逸之的独宠。外人都说,俊襄王不理会朝政,流连于青楼,痴迷于烟花女子。对于这些,俊逸之充耳不闻,而舞姬却顾虑颇多。她不希望俊逸之的名声因为自己尽毁。   “王爷,今晚就不要过来了吧!”舞姬慢慢的梳着自己的长发。   “怎么了?”俊逸之不解的望着舞姬,   “外面的传闻····王爷不知道吗?”舞姬轻叹气“难道王爷都不在乎的吗?”   “我若在乎这些,又岂会······”   “王爷,这些···舞姬都懂。可是舞姬不希望王爷因为舞姬被世人唾弃,被皇上责备。”   “那好,回去之后,我便让人选个好日子,迎你入府。”   “不要,王爷。”舞姬拒绝着,看到俊逸之眼中的怒气,她解释着“王爷,你府中妻妾众多,哪一个没有家族的靠山?我若就此进府,又得王爷宠爱,岂不是受尽欺凌?”   “也是,我不可能日日夜夜的陪着你。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了。过几日,我买座宅子,到时候,你和无烟搬过去,这样,好不好?”   “一切全凭王爷做主。”   三日后,俊逸之派人来接舞姬,临行前,舞姬看了看‘烟雨楼’的牌子,自己终于离开了,终于摆脱了笑脸相迎的生活。转身,上轿。宅子内,俊逸之站在院中,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布置。舞姬进到宅子的眼,以为自己回到了心府,太像了。想到这里,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想到自己的父亲含冤而死,舞姬走到俊逸之面前,跪了下来。      “舞姬,你这是做什么?”   “王爷,请听我说。小女子本姓心,名唤暖凉。”   “心暖凉·······”俊逸之呢喃着。仿佛回到两年前的那个雨天,也是这么一句“小女子姓心,名唤暖凉。”他明白了,为什么次见面感觉她的身上有着的气质,明白了为什么看着她时,脑中出现的身影,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时而妖媚时而清丽。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是心暖凉。她还活着,就在自己的面前。俊逸之的微笑在舞姬的下一句话,凝固在脸上。   “王爷,家父是被冤枉的。”舞姬吐口而出。   俊逸之的表情怔住了,莫非,舞姬的接近只是为了心府?舞姬的顺从只是为了心府?这些日子的所有都是为了心府?只是为了心府,根本就不爱?不能怪俊逸之的猜想,自小的生活才让他如此。“这么说,你是为了心府才接近我的?”如鹰的眼神盯着跪在地上的舞姬。   “是。”舞姬回答,看到俊逸之眼中的狠,舞姬心中大惊,慌忙解释:“那只是初的想法·······”   “闭嘴,我不想听任何的解释。舞姬,没想到,你也是如此的攻于心计,连本王也被你骗了。你不配的到本王的爱。”   只一句,俊逸之离去。院中是不明所以的仆人,低声哭泣的舞姬,舞姬知道,或许这次的转身就是一辈子。舞姬知道,这样的误会再也没有解释的机会了。舞姬知道,他对她的恨是再也无法抹去的。可是,这一切,舞姬不后悔,因为初的接近的确是为心府,只是没想到,她爱上了高高在上的王爷,于是结局便是这般的不堪。 共 89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宿州有哪些男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山西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肝炎医院 太原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太原有哪些眼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大同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内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阳泉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其他医院 长治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长治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广西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屈光医院 东营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白山有哪些颌面外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其他医院 定西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定西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六盘水有哪些肝炎医院 遵义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遵义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安顺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铜仁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铜仁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铜仁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黔西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黄南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黄南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妇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产科医院 上海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广东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广东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安徽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中医科医院哪家好 福建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中医免疫内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衢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南充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广州男科医院 潮州男科医院 东莞男科医院 延安白癜风医院 安庆牛皮癣医院 阴茎再造医院 硬脑膜外脓肿医院 婴儿拉稀医院 再生障碍性贫血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