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竹韵舞姬妖娆一世只为君王征文034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19:59: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初遇时,在一个盛夏,一个狂风暴雨的天气,无烟陪同心暖凉在湖畔凉亭欣赏着在雨中盛开的荷花,看着雨在湖面上荡开一个又一个涟漪,一个人,突然就闯进了亭子。暖凉不悦的皱起眉头,回头,打量着来人,白色的袍子溅上了污泥,头发因为雨水的缘故。有些凌乱,一张脸,棱角分明,俊逸飞扬。   “你是谁?”无烟警惕的问着。   “烟儿,不得无礼。想必公子是来此处避雨的吧!”   “在下俊逸之,不知小姐······“   “小女子姓心,名唤暖凉。”心暖凉暗自思量,姓俊氏,只怕是皇室中人。   “哦?原来是丞相之女,失敬。“   那一年,心暖凉十五,俊逸之十七。那一年心暖凉为大家闺秀,丞相之女。俊逸之为当朝五皇子。那一年的相遇,注定了两人一世的纠缠,爱与恨,念与怨。   再次相见,是在两年后,心暖凉沦为城中‘烟雨楼’的头牌姑娘,名唤舞姬。俊逸之被封为俊襄王,战功赫赫。两年,物是人非,心府被抄,心暖凉与无烟死里逃生。无奈之下入青楼,凭着自己的身段,容貌,歌喉,舞姿,还有弹得的一手好琴,两年内,世人皆知‘烟雨楼’的舞姬,为一睹芳容,不惜牺牲一切。   舞姬入青楼,不过是希望多结交达官贵人,为心府翻案,只因这一切全是诬陷,所以,如果有谁可以不顾一切的帮助心府,那么舞姬愿意付出所有,可是两年了,没遇到一位这样的人,舞姬凄凉,这样笑脸相迎的日子她早就过够了,可是现在的结果却由不得她自己来决定了。   七夕      ‘烟雨楼’人声沸腾,无烟帮舞姬细细上妆,再过一刻,舞姬就要上场表演,跳一支舞,舞名为‘灵之魂’,此舞只有真正的舞动着自己的灵魂才能让人痴迷。而能达到这种效果的,只有舞姬才可以,得知舞姬今天的表演,各路人士踏足‘烟雨楼’,只为了舞姬的一支舞。舞姬起身,无烟帮舞姬整理衣衫,头发,带上准备已久的面纱。   “烟儿,可有打听到?”出门前,舞姬询问。   “小姐,俊襄王早已到场,小姐放心便是。”无烟如实回答“只是,小姐,有必要这么做吗?”   “有,只有接近俊襄王,赢得他的心,心府的案子才会重见天日,心府的冤屈才会洗清。”舞姬无奈的笑,心中的苦涩蔓延开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舞姬调整好,换上了早就熟练的微笑,迈步走了出去。无烟跟在身后不再言语。   原本喧闹的大厅,因为舞姬的出现而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舞身上停留,目光中是赤裸裸的欲望。舞姬淡然,两年了,对于这样的目光从曾经的恶心、厌恶到现在的接受、释然。舞姬站在舞台中间,琴声响起,舞姬开始了自己的舞蹈,舞动着自己的灵魂,释放着自己的灵魂。舞必,舞姬已经大汗淋漓,朝众人微微欠身,离去。   房间内,舞姬全身泡在浴桶里,无烟在一旁服侍着。每次表演‘灵之魂’,都会全身虚脱,而且是汗津津的,所以每次,舞姬都会在表演后沐浴,洗去一身的汗水,舒舒服股的泡个澡。舞姬闭目养神间,敲门声响起。   “舞姬小姐,妈妈让我来通知你,俊襄王已在二楼雅间等着你了,让你小心侍奉着。”门外的说话声响起。   “我知道了。”舞姬心喜,看来这次是成功了,引起俊襄王的注意就是迈出成功的步。舞姬起身,水溅了一地,舞姬赤足而出,身上还沾着玫瑰花瓣:“烟儿,上淡妆。”   头发还是湿的,舞姬阻止的无烟挽髻的动作,只用一根白玉簪子,身着白衣,脸上施了一些胭脂水粉,素颜,与跳舞时的妆容有着反差。跳舞时的她是妖娆多姿的,此时的她是清丽脱俗的。   来到雅间,舞姬抬手轻声叩门,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进来”舞姬推门而入,站在门边,只一眼,舞姬便认出来,此人是俊逸之,与两年前相比,干练稳重了许多。可是,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自己?舞姬收收心神,开口“王爷”   “你是?”俊逸之皱眉。   “王爷,刚刚还在看表演,叫我过来,怎么此时我站在你面前,却不记得了?”舞姬媚笑。   “舞姬?”俊逸之不可置信的摇摇头,怎么也不能把站在面前的女子和刚刚那个妖艳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此女子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那种气质是伪装不出来的,可是如若不是,谁会轻易承认自己为青楼女子。“本王一时没认出来,还望舞姬小姐莫怪啊!”   “小姐一称,舞姬怎么担当的起,王爷唤我舞姬即可。”舞姬心中杂味十足,他是不是忘记的两年前的那次相见,也是,他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怎么会记得?舞姬如是的想着,可是,为什么只要一眼自己便认出来了?为什么?舞姬摇摇头,否定着心中的想法,笑自己太傻。   “舞姬?”   “啊?王爷?”舞姬从自己的世界出来,茫然的看着俊逸之。   “你怎么了?一会苦笑,一会摇头?”   “没…没事。“舞姬懊恼,自己怎么可以再他面前失态。舞姬笑着。有些尴尬。   “站着干什么,过来坐。”舞姬坐在俊逸之身边,微笑的为他斟酒,“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舞姬不懂王爷的话。”舞姬天真的看着俊逸之,打着马虎眼。   “妖娆?清丽?会不会下次见面,又是另一个样子?”俊逸之拿起舞姬胸前的头发,放在鼻间嗅了嗅。   “王爷,此举轻浮了吧?”舞姬扯回自己的发,他的靠近会让她紧张,心跳会加速,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轻浮?此话从一个青楼女子的口出说出,还是有另一番滋味的。”俊逸之将面前的酒喝掉,心中有一道影子与眼前的人重合,俊逸之盯着舞姬,越看越像,不禁笑自己太傻,她···早在两年前就死了,心府早在两年前就被抄了。   “王爷,青楼女子也是有自尊的。”舞姬不明俊逸之心中所想,就像俊逸之不懂舞姬心中所想。舞姬轻微的叹气,没有逃过俊逸之的耳朵,可是,那一脸的笑魇如花不是假的。   七夕那夜,舞姬和俊逸之在房中彻夜长谈,品酒赏月,吟诗作对,天亮,俊逸之起身告辞。临行前,认真的看了眼舞姬,而舞姬亦是含笑的回望着俊逸之,一夜而已,舞姬便放弃了利用俊逸之为心府翻案之事,只因为,这个男子,虽只有两面之缘,却早在两年前的次见面便住进了舞姬的心里。俊逸之头也不回的离开‘烟雨楼’,舞姬的泪瞬间决堤,此生,只怕是要擦肩而过了吧!   一连几日,俊逸之没有再来,舞姬叹气的时候多了,脸上的愁容多了。无烟多次询问,只是回应她的一直是舞姬的沉默。多次下来,无烟不问,心中也明了了几分。俊逸之再次光临‘烟雨楼’时,映入眼帘的便是舞姬那张迷惑众生的笑脸,与客人饮酒。看到此处,俊逸之心中怒火顿生。走到舞姬身边,将她手中的酒杯掷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安静了。要命的安静,可是这些,都被舞姬的笑声打破。   “王爷,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脾气?可别吓坏了我的客人。”   “客人?今天你的客人只有我。这些?够不够?”俊逸之掏出几张银票,甩在地上,拽着舞姬朝楼上走去。   雅间,俊逸之阴沉着脸,气自己的莽撞,可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为什么自从七夕一别,脑海中全是她的身影?自己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何时这样过?府中妻妾成群,却都比不过眼前的女子。自己为此迷茫多日,才明白,他想要把她占为己有,把她藏起来,让她的好,她的美只有可以自己欣赏,他想…于是他想明白了,便迫不及待的来到‘烟雨楼’,可是,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舞姬媚笑着与其他男人喝酒。俊逸之狠狠的望着舞姬,似要把她看穿一般,而舞姬虽不懂俊逸之为何发这么大的火,还是毫不畏惧的望着他。   “你这张脸,到底迷惑了多少男人的心?我没来的这几日,你···可有想我?”俊逸之痴痴的盯着舞姬,眼神温柔“我···可是每日都有想你。”   “王爷说笑了,我一个青楼女子,怎配的上王爷如此上心记挂呢!”舞姬随心惊,俊逸之这几句话的意思如此明显,如此露骨,如果舞姬还不明白,岂不是傻了?可是,如今的舞姬乃是青楼名妓,怎会配的上高高在上的俊逸之。   “是啊!你这是青楼女子,怎么会配得到我的心,可是,这颗心,现在装的满满的都是你。”   俊逸之鬼使神差的走到舞姬面前,轻摸着她的脸庞,拥她入怀,舞姬不动,任俊逸之抱着,原来,他是爱自己的。舞姬开心,可是,他爱的是舞姬吧!毕竟如今的舞姬有着吸引人的地方,而心暖凉,这个才女,随着心府被抄,早就被世人遗忘了吧!无论他爱的是哪个,都是自己啊!想到这里,舞姬开心的笑了。那夜,俊逸之拥着舞姬入眠,第二日,临走前,俊逸之对舞姬说:“晚上我会再来。”   舞姬在无烟的服侍下梳洗,对于俊逸之的话一笑而过,并不抱什么希望。脑中,全是俊逸之的身影,发怒的,失神的,认真的,开心的,挥之不去。可是,如今的自己这般难堪,身份的悬殊差距如此之大,真的应该让这份爱情继续下去吗?还是应该在没深深的陷进去之前就扼杀掉?而俊逸之,是否又真的可以不顾所有人的想法,目光,不顾一切的何自己在一起?舞姬摇摇头,不再多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份爱,来之不易,应当珍惜的。   晚上,俊逸之果真的来了,与舞姬在房中私语。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俊逸之都去‘烟雨楼’,在舞姬房中过夜。而舞姬也不再见其他客人,只因为她现在是俊逸之的独宠。外人都说,俊襄王不理会朝政,流连于青楼,痴迷于烟花女子。对于这些,俊逸之充耳不闻,而舞姬却顾虑颇多。她不希望俊逸之的名声因为自己尽毁。   “王爷,今晚就不要过来了吧!”舞姬慢慢的梳着自己的长发。   “怎么了?”俊逸之不解的望着舞姬,   “外面的传闻····王爷不知道吗?”舞姬轻叹气“难道王爷都不在乎的吗?”   “我若在乎这些,又岂会······”   “王爷,这些···舞姬都懂。可是舞姬不希望王爷因为舞姬被世人唾弃,被皇上责备。”   “那好,回去之后,我便让人选个好日子,迎你入府。”   “不要,王爷。”舞姬拒绝着,看到俊逸之眼中的怒气,她解释着“王爷,你府中妻妾众多,哪一个没有家族的靠山?我若就此进府,又得王爷宠爱,岂不是受尽欺凌?”   “也是,我不可能日日夜夜的陪着你。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了。过几日,我买座宅子,到时候,你和无烟搬过去,这样,好不好?”   “一切全凭王爷做主。”   三日后,俊逸之派人来接舞姬,临行前,舞姬看了看‘烟雨楼’的牌子,自己终于离开了,终于摆脱了笑脸相迎的生活。转身,上轿。宅子内,俊逸之站在院中,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布置。舞姬进到宅子的眼,以为自己回到了心府,太像了。想到这里,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想到自己的父亲含冤而死,舞姬走到俊逸之面前,跪了下来。      “舞姬,你这是做什么?”   “王爷,请听我说。小女子本姓心,名唤暖凉。”   “心暖凉·······”俊逸之呢喃着。仿佛回到两年前的那个雨天,也是这么一句“小女子姓心,名唤暖凉。”他明白了,为什么次见面感觉她的身上有着的气质,明白了为什么看着她时,脑中出现的身影,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时而妖媚时而清丽。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是心暖凉。她还活着,就在自己的面前。俊逸之的微笑在舞姬的下一句话,凝固在脸上。   “王爷,家父是被冤枉的。”舞姬吐口而出。   俊逸之的表情怔住了,莫非,舞姬的接近只是为了心府?舞姬的顺从只是为了心府?这些日子的所有都是为了心府?只是为了心府,根本就不爱?不能怪俊逸之的猜想,自小的生活才让他如此。“这么说,你是为了心府才接近我的?”如鹰的眼神盯着跪在地上的舞姬。   “是。”舞姬回答,看到俊逸之眼中的狠,舞姬心中大惊,慌忙解释:“那只是初的想法·······”   “闭嘴,我不想听任何的解释。舞姬,没想到,你也是如此的攻于心计,连本王也被你骗了。你不配的到本王的爱。”   只一句,俊逸之离去。院中是不明所以的仆人,低声哭泣的舞姬,舞姬知道,或许这次的转身就是一辈子。舞姬知道,这样的误会再也没有解释的机会了。舞姬知道,他对她的恨是再也无法抹去的。可是,这一切,舞姬不后悔,因为初的接近的确是为心府,只是没想到,她爱上了高高在上的王爷,于是结局便是这般的不堪。 共 89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数码 答题王小程序开发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